京基成功入主康达尔 地产货值将超过京基总资产-中地会
首页 > 理事单位动态 >

京基成功入主康达尔 地产货值将超过京基总资产

2018-09-27  来源:界面新闻

    康达尔第一大股东的华超集团,彻底退出了康达尔董事会。

 

    9月3日,康达尔召开2018年第七次临时股东大会,选举“京基系”员工巴根、蔡新平、黄益武为公司非独立董事;选举“京基系”员工李东明为独立董事。

 

    如此一来,康达尔最新的10名董事会成员为熊伟、巴根、蔡新平、黄益武、黄馨、陈扬名,独立董事为栾胜基、徐国平、王红兵、李东明。其中董事熊伟、巴根、蔡新平、黄益武,独立董事王红兵、李东明均为京基集团推举。

 

    从2013年开始,康达尔公司开始遭遇华超集团和京基集团的股权争夺战,罗爱华控制的华超集团拥有康达尔31.66%的股份,陈华控制的京基集团拥有康达尔31.65%的股份,这场商战以罗爱华于8月上旬被深圳公安局刑拘为初步结束。

 

    此次临时股东大会中,已经被免去康达尔董事长、总裁职务的罗爱华,更是被免去了康达尔董事一职。这意味着作为康达尔第一大股东的华超集团,彻底退出了康达尔董事会。

 

    几乎在罗爱华被刑拘的同时,康达尔副总裁、财务总监李力夫、康达尔监事张明华也均因“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”被刑拘。

 

    上述三人被刑拘之后,“京基系”董事熊伟被选举为董事长,巴根被聘任为总裁,蔡新平被聘任为副总裁,而此前华超推举的董事也相继辞职,包括李力夫、李邑宁。目前康达尔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成员中,仅有黄馨和陈杨名为非“京基系”员工,黄馨为康达尔副总裁,早年在华超集团任职;陈杨名为外部公司董事。

 

    华超集团以一种并不光彩的方式退出康达尔,京基集团的“入主”也带康达尔暂时躲过了退市风险。8月最后一天,康达尔一次性发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、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、2018年中期报告等定期报告,但其2017年度财务报表被会计师发表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的结论。

 

    康达尔独立董事徐国平公开回应称,会计师的结论主要原因是罗爱华被刑拘,导致整个审计无法确保年初年末数据的准确性,年度报告被“无法表示意见”后,康达尔将继续ST,直到2018年年度报告正常发布,但如果年报届时继续被会计师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甚至“否定意见”,康达尔将面临退市风险。

 

    一般年度报告最晚可以申请延迟到每年的4月末发布,这意味着康达尔还有8个月时间去消除审计障碍。一方面,这取决于罗爱华、李力夫、张明华三个人的涉案有一个基本结果;另一方面,就算没有结果,康达尔也需要和公安局沟通相关信息,明确主要涉案金额,给会计事务所创造解决审计问题的前提。

 

“明年年报出来之前,暂时没有退市风险,管理层将争取将公司治理结构完善。”康达尔董事长熊伟说。熊伟还透露,目前尚未接到公安局通报罗爱华涉案具体情况,未来一旦有相关信息,将及时披露。不过,在免去罗爱华董事职务的议案中,以及会计师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的原因中,均提到罗爱华在康达尔地产项目山海上城的相关操作违规。

 

京基集团“入主”康达尔之后,对地产项目尤为关注,还将康达尔房地产事业部总裁王鸿鹤推举为职工监事。

 

罗爱华被刑拘的10天后,熊伟、康达尔总裁巴根、副总裁蔡新平到康达尔房地产事业部视察,在王鸿鹤陪同下,视察了目前康达尔唯一在建地产项目山海上城。

 

熊伟在视察中表示:“作为集团支柱产业,希望全体员工在房地产事业部新的领导班子带领下,安心工作,全面抓好安全质量管理,对施工单位要严格管理,决不手软。”

 

康达尔官方网站对这次视察发布的资讯显示,“山海上城整体项目占地面积为11万多平方米,建筑面积约80万平方米,可售面积达50多万平方米,预期山海上城销售额达300亿元,为集团未来发展其他产业提供充足的资金流。”

 

股权争夺战中,作为深圳起家的民营地产企业,京基集团被认为旨在谋求康达尔丰富的土地储备,时至今日,这一怀疑已成为现实。

 

此前,罗爱华为首的康达尔管理层,为将京基集团拒之门外放出“毒丸计划”,将山海上城后期工程以及未来潜在开发项目沙井康达尔工业园,与中建一局签订高于常理的239亿元工程施工合同。

 

“目前这一合同还在履行之中,新的决策层会根据实际情况评判下一步。”徐国平告诉界面新闻。

 

康达尔延迟公布的年报显示,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9.4亿元,其中来自房地产收入为13.9亿元,2017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.8亿元。

 

成功入主的京基集团,2017年营业收入为85.2亿元,净利润3.9亿元,总资产520.4亿元。康达尔山海上城高达300亿元的销售额,加上另一地产项目沙井康达尔工业园14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开发规模,整个地产货值将超过京基集团总资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龙光地产:9月26日,深圳市龙光房地产有限公司以11.7亿元+配建1.24万平公共租凭住房竞得深圳龙华新区一宗宅地,楼面价2.41万元/平,溢价率30%。该地块位于龙华区福城街道,与在建的地铁4号线北沿线茜坑地铁站相邻,用地面积1.53万平,建筑面积6.10万平。地块项目建成后,商品住房销售时不得强制搭售其他服务、产品,不得捆绑精装修;商品住房自取得套房不动产证之日起,3年内不得转让。目前地块所在区域的商品房均价约4-5万元/平。

触屏版 电脑版 顶部↑
京基成功入主康达尔 地产货值将超过京基总资产-中地会

京基成功入主康达尔 地产货值将超过京基总资产

2018-09-27 | 来源:界面新闻

我要分享

    康达尔第一大股东的华超集团,彻底退出了康达尔董事会。

 

    9月3日,康达尔召开2018年第七次临时股东大会,选举“京基系”员工巴根、蔡新平、黄益武为公司非独立董事;选举“京基系”员工李东明为独立董事。

 

    如此一来,康达尔最新的10名董事会成员为熊伟、巴根、蔡新平、黄益武、黄馨、陈扬名,独立董事为栾胜基、徐国平、王红兵、李东明。其中董事熊伟、巴根、蔡新平、黄益武,独立董事王红兵、李东明均为京基集团推举。

 

    从2013年开始,康达尔公司开始遭遇华超集团和京基集团的股权争夺战,罗爱华控制的华超集团拥有康达尔31.66%的股份,陈华控制的京基集团拥有康达尔31.65%的股份,这场商战以罗爱华于8月上旬被深圳公安局刑拘为初步结束。

 

    此次临时股东大会中,已经被免去康达尔董事长、总裁职务的罗爱华,更是被免去了康达尔董事一职。这意味着作为康达尔第一大股东的华超集团,彻底退出了康达尔董事会。

 

    几乎在罗爱华被刑拘的同时,康达尔副总裁、财务总监李力夫、康达尔监事张明华也均因“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”被刑拘。

 

    上述三人被刑拘之后,“京基系”董事熊伟被选举为董事长,巴根被聘任为总裁,蔡新平被聘任为副总裁,而此前华超推举的董事也相继辞职,包括李力夫、李邑宁。目前康达尔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成员中,仅有黄馨和陈杨名为非“京基系”员工,黄馨为康达尔副总裁,早年在华超集团任职;陈杨名为外部公司董事。

 

    华超集团以一种并不光彩的方式退出康达尔,京基集团的“入主”也带康达尔暂时躲过了退市风险。8月最后一天,康达尔一次性发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、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、2018年中期报告等定期报告,但其2017年度财务报表被会计师发表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的结论。

 

    康达尔独立董事徐国平公开回应称,会计师的结论主要原因是罗爱华被刑拘,导致整个审计无法确保年初年末数据的准确性,年度报告被“无法表示意见”后,康达尔将继续ST,直到2018年年度报告正常发布,但如果年报届时继续被会计师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甚至“否定意见”,康达尔将面临退市风险。

 

    一般年度报告最晚可以申请延迟到每年的4月末发布,这意味着康达尔还有8个月时间去消除审计障碍。一方面,这取决于罗爱华、李力夫、张明华三个人的涉案有一个基本结果;另一方面,就算没有结果,康达尔也需要和公安局沟通相关信息,明确主要涉案金额,给会计事务所创造解决审计问题的前提。

 

“明年年报出来之前,暂时没有退市风险,管理层将争取将公司治理结构完善。”康达尔董事长熊伟说。熊伟还透露,目前尚未接到公安局通报罗爱华涉案具体情况,未来一旦有相关信息,将及时披露。不过,在免去罗爱华董事职务的议案中,以及会计师出具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的原因中,均提到罗爱华在康达尔地产项目山海上城的相关操作违规。

 

京基集团“入主”康达尔之后,对地产项目尤为关注,还将康达尔房地产事业部总裁王鸿鹤推举为职工监事。

 

罗爱华被刑拘的10天后,熊伟、康达尔总裁巴根、副总裁蔡新平到康达尔房地产事业部视察,在王鸿鹤陪同下,视察了目前康达尔唯一在建地产项目山海上城。

 

熊伟在视察中表示:“作为集团支柱产业,希望全体员工在房地产事业部新的领导班子带领下,安心工作,全面抓好安全质量管理,对施工单位要严格管理,决不手软。”

 

康达尔官方网站对这次视察发布的资讯显示,“山海上城整体项目占地面积为11万多平方米,建筑面积约80万平方米,可售面积达50多万平方米,预期山海上城销售额达300亿元,为集团未来发展其他产业提供充足的资金流。”

 

股权争夺战中,作为深圳起家的民营地产企业,京基集团被认为旨在谋求康达尔丰富的土地储备,时至今日,这一怀疑已成为现实。

 

此前,罗爱华为首的康达尔管理层,为将京基集团拒之门外放出“毒丸计划”,将山海上城后期工程以及未来潜在开发项目沙井康达尔工业园,与中建一局签订高于常理的239亿元工程施工合同。

 

“目前这一合同还在履行之中,新的决策层会根据实际情况评判下一步。”徐国平告诉界面新闻。

 

康达尔延迟公布的年报显示,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9.4亿元,其中来自房地产收入为13.9亿元,2017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.8亿元。

 

成功入主的京基集团,2017年营业收入为85.2亿元,净利润3.9亿元,总资产520.4亿元。康达尔山海上城高达300亿元的销售额,加上另一地产项目沙井康达尔工业园14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开发规模,整个地产货值将超过京基集团总资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龙光地产:9月26日,深圳市龙光房地产有限公司以11.7亿元+配建1.24万平公共租凭住房竞得深圳龙华新区一宗宅地,楼面价2.41万元/平,溢价率30%。该地块位于龙华区福城街道,与在建的地铁4号线北沿线茜坑地铁站相邻,用地面积1.53万平,建筑面积6.10万平。地块项目建成后,商品住房销售时不得强制搭售其他服务、产品,不得捆绑精装修;商品住房自取得套房不动产证之日起,3年内不得转让。目前地块所在区域的商品房均价约4-5万元/平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